您所在的位置:爱球网 >> 综合 >> 排球

父亲驮来馒头和咸菜 农用三轮车碾出朱婷冠军路

2019-10-08  来源: 爱球网 www.24iq.com 点击:2064

10月1日,刚刚夺得世界杯冠军的中国女排队员和郎平教练在国庆游行的彩车上齐齐亮相,彩车上写着“祖国万岁”。

时间回到时间9月29日下午,中国女排在2019世界杯最后一场比赛中,以3:0完胜阿根廷队。至此,中国女排以十一连胜的完美战绩结束了全部比赛。

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中国女排勇夺奥运金牌,朱婷再次当选为MVP(最有价值球员)。一年前的女排世界杯,朱婷也是万众瞩目的MVP。2016年10月,朱婷以年薪110万欧元加盟土耳其女排豪门瓦基夫银行队,成为继姚明、刘翔之后又一位国际体坛巨星。

荣光背后的朱婷是一位地道的农家女孩,家世坎坷:因家庭变故,朱婷的父亲举债度日;朱婷备战奥运期间,母亲面临双目失明。为让朱婷安心训练,父亲朱安亮两次含泪向女儿编织谎言,并驾驶家里“突突突”的农用三轮车,碾出了朱婷的奥运金牌路。朱安亮与朱婷的父女深情催人泪下,荡气回肠……

忍痛隐瞒伤情,她在家庭变故中成熟

朱婷1994年11月出生于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秋渠乡朱大楼村,父亲朱安亮和母亲杨雪兰是地道淳朴的农民。朱婷上有姐姐,下有妹妹。朱安亮农忙时和妻子种地,农闲时在村里修机动车,勉强能养活一家人。

朱安亮身高1.86米,杨雪兰1.79米,受遗传影响,朱婷12岁身高就蹿到了1.72米。2006年9月,朱婷读初一了,2007年2月新学期开学,朱安亮对朱婷说:“你姐姐的成绩比你好,你就别上学了。”朱婷哀求父亲:“爸,我想读书,一放假就打工挣学费。”朱安亮不为所动。

趁爸爸没注意,朱婷还是偷偷背着书包去了学校。朱安亮紧追过去,班主任得知情况,赶来对朱安亮说:“朱婷这么小,不能辍学。她身高出众,适合搞体育,你不妨带她去周口体校试试。”

2月13日,朱安亮驾驶家里的农用三轮车,载着朱婷赶往周口体校。二月的河南春寒料峭,冷风嗖嗖从耳畔刮过。朱婷被母亲用围巾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眼睛。

周口体校的教练对朱婷的身高非常满意。通过百米跑、双脚起跳摸高、垫球等测试,教练兴奋地对朱安亮说:“朱婷是我见过的最有天赋的排球苗子,这个孩子我们要了!”朱婷如释重负。然而,当得知每年学费高达上万元时,朱婷悄悄拽父亲衣角:“爸,我不上体校了,咱们回家吧。”父亲没有依朱婷。

因家里积蓄有限,第二天,朱安亮和妻子拎着自家蒸的花馍,去亲戚家借钱。朱家的亲戚全在农村,手头都不宽裕,但还是你500、他1000地给夫妇俩凑钱。经过三天的奔波,朱安亮和杨雪兰终于艰难凑齐了学费,满怀憧憬将朱婷送进周口体校。

不久后的一天上午,朱安亮在修车铺修理一台农用车时,吊车绳突然断裂,车身重重压下来,将趴在地上专注拧螺丝的朱安亮砸伤,造成他的腰部严重骨折,经医院诊断,必须马上接受手术治疗。

朱安亮忍着钻心剧痛叮嘱家里所有人,一定要瞒着朱婷,以免她担心爸爸的身体而影响训练。为筹集十多万元巨额手术费,朱安亮让妻子将家里存放的粮食、小麦收割机等一切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凑了3万元。他又找亲戚朋友借钱,这才凑齐了手术费。

3月初,杨雪兰租了一辆车,将在郑州医院成功手术的丈夫接回了家。朱安亮在家卧床休养,朱婷懂事的姐姐主动辍学,赴无锡打工还债。朱安亮再次告诫妻子和大女儿不要告诉朱婷。就在这时,朱婷因生长发育过快,训练强度大,浑身关节疼痛。她三天两头给父亲打电话:“爸,我想退学。”朱安亮焦躁不已。

5月11日,朱安亮接到了教练的电话:“朱婷训练消极,我说她几句,她就赌气回家了。”朱安亮血压骤升,脑子里嗡嗡作响。

下午,朱婷拎着行李回来了。一进家门,发现妈妈容颜憔悴,爸爸竟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面容消瘦,头发白了不少。朱婷哭着问:“爸,你这是咋了?”杨雪兰含泪讲述了朱安亮意外受重伤,家里欠下十多万元巨债,及朱婷的姐姐辍学打工的家庭变故。朱婷的心被撕裂了,泪如泉涌。朱安亮哽咽着告诉女儿:“爸爸就是不想影响你训练,希望你将来有出息。现在你是家里唯一的希望,要是你退学了,我和你妈这辈子就没什么盼头了。医生说,我的手术很成功,只要在家静养一段时间就会慢慢好的,你千万别担心啊。”

那一刻,朱婷彻底读懂了父亲。原来父亲谎言背后,浸透着身心的剧痛和对自己的全部希望!朱婷流下了懊悔自责的泪水:“爸、妈,都怪我,让你们太操心了。爸,你一定要好好养病,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拼命干活了。妈,你把爸照顾好,管好。请放心,从此我不会再让你们失望!”次日,朱婷返回体校,开始为改变自己和一家人的命运拼搏!

“突突突”农用三轮车,碾出排球天才冠军路

此后,朱婷成了周口体校训练最刻苦的孩子,每天起跳、挥臂扣球数百次;双休日,别的同学回家休息,朱婷经常一个人在训练馆练习掂球、发球,球技突飞猛进。

而为挑起家庭的重担,朱安亮积极康复,加上妻子的精心照料,两个月后身体渐渐恢复。他迫不及待在电话里向女儿告知喜讯,朱婷心中的痛和纠结这才渐渐淡去。岁月如水,沉淀了父女俩的牵挂和深情。

朱婷从小吃爸妈亲手做的馒头、腌制的咸菜长大,格外想念家里馒头和咸菜的清香。一次朱婷给家里打电话,无意中对父亲说:“爸爸,我好想吃家里的馒头和咸菜,学校食堂里虽然也有,但不是家里的味道。等我放假回家了,一定要把咱家的馒头吃个够。”女儿从小离家,没有享受多少父爱母爱,朱安亮决定给女儿送咸菜馒头。自己是普通平凡的农民,能帮女儿的只有这些。

从2007年10月起,朱安亮开始每个星期给女儿送馒头和咸菜。每逢星期六凌晨两点,朱安亮就驾驶家里的农用三轮车,带着20个馒头和一罐自家腌的咸菜赶往体校,偶尔会带点炒熟的肉丝。经常天还未亮,朱安亮就到了。他趴在方向盘上休息两个小时,待朱婷起床后,再将馒头和咸菜送到女儿宿舍。朱婷将馒头和咸菜贴近鼻子,幸福地对父亲说:“爸爸,真香。”说完,她解开塑料袋,拿起一个馒头大口吃起来。朱安亮脸上浮现出舒心的笑容。

一次突降大雨,三轮车卷起的泥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