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爱球网 >> 综合 >> 排球

朱婷没想到吧?巴西放大杀器用"男人"打女排,她3场狂轰70分

2018-01-12  来源: 爱球网 www.24iq.com 点击:1074

“我无法理解,你认为我到底有什么优势。告诉你,当我小便的时候就像女人一样尿尿,我不明白你拿什么根据认为我是男人,难道是我的声音很低沉?”

这是南非著名田径选手塞门娅此前面对媒体采访时做出的回应,2012年伦敦奥运会800米银牌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800米金牌,再加上2009和2011年两届世锦赛女子800米的金牌,塞门娅在女子800米这个项目上保持着超强的统治力,然而对手和观众并没有因为她辉煌的战绩去给她足够的尊重,在过去的几年间塞门娅因为染色体异常,没有卵巢,没有子宫以及她体内的睾固酮值是一般女性的3倍,更加接近于男人的体征让她一直被外界质疑是否应该被允许参加女性比赛。

从2009年塞门娅获得柏林田径世锦赛800米冠军后,人们对于她性别的争议就席卷开来。每次塞门娅参加比赛,都会引发群众的讨论,一方面有人认为:她应该被允许参赛,这正是奥林匹克精神的体现,如果她不被允许参赛,那在很多人眼里,这是一种歧视,毕竟这不是因为她自身的过错。而另一方面认为:因为她体内过量的睾丸酮,她有了正常女性无可比拟的肌肉和优势,这明显对于别的女性运动员不公平。然而塞门娅并不是国际赛场上性别问题的个案,她只是恰巧站在了顶级赛场上并取得了如此耀眼的成绩。

塞门娅不孤单!女子排坛惊现超强“变性人”

近日,一篇巴西变性选手有望入选巴西女排国家队的消息引起国人的兴趣,国人关注的焦点不仅仅是关乎到赛场公平,更是为中国女排的前景担忧。要知道经历过里约奥运周期的洗礼,中国女排已经成为了东京奥运会最大的夺冠热门,换句话说世界女子排坛格局已经渐渐导向中国,但巴西女排黄金一代曾给我们带来的18连败仍旧历历在目,对于巴西女排中国球迷始终有着强大的防备心理。

这位中国女排新 “隐患”叫做蒂芬妮·阿布鲁,33岁身高有1米95,是巴西女排联赛历史上第一位变性球员。在她人生中的前28年她一直是一名叫做罗德里戈(Rodrigo)的男人,曾在巴西超级男排联赛效力,之后转会去了欧洲联赛淘金。他在法国、印尼、西班牙等很多国家都打过球,还曾是法国联赛冠军球队巴黎队的一员。在多年的欧洲战场她也拿到了两次联赛MVP以及十几项的冠军,可以说蒂芙尼的男性职业生涯极为辉煌。

然而一切在2012年发生了变化,这一年她离开了征战多年的职业赛场选择暂时退役,紧接着她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没错,她准备变成一位女人。2014年蒂芙尼在意大利花费约3万美元进行了变性手术,并通过荷尔蒙治疗控制自己血液中的睾酮水平,在接受一段时间的治疗之后他又回到了赛场上,尽管那时他仍旧参加比利时的男排联赛,但他越来越像个女人,长发、化着女人的妆容,带着粉红色的袖子,这一切都让他在团队中显得格外另类,变性后的她在场上的表现也明显下滑,在2015-2016赛季的17场比赛中他再没有获得任何奖项。

蒂芬妮在男排赛场逐渐失去了往日的威力,这让她多少有些失望,本以为就这样面临着失业时,她的经纪人却了解到自己有可能以女性身份参加排球比赛。“在我的经纪人对我说可以打女排联赛之后,我做好了所有必要的准备。我的经纪人了解这里面的规则,告诉我有些运动员变性后可以在规模较小的联赛中继续打球。所以我才决定征战女子赛场”她说。2017年2月蒂芙尼被国际排联允许参加女子比赛并如愿加入了意大利女子排球乙级联赛。

然而,她在意大利排球赛中首次亮相,就引发了一场风暴,人们对于她能否参赛引起了讨论,这其中甚至还有意大利排球联赛主席莫罗·法布里斯。当天的比赛中蒂芙尼发挥十分出色,单场斩获28分的表现带领球队以3:1的比分战胜对手,她也获得了本场比赛的MVP。赛后特伦蒂诺队的队长西尔维娅在采访中谈到:“蒂芙尼在自己的人生中改变些什么我们都会给予极大的尊重,但是当我们还在体育赛场时,她的身体参数远没有女性化,这让我们感到非常厌恶,因为在很多情况下我们没有办法阻止她的进攻,我相信相关部门会以体育精神出发作出正确的决定,并会决定球员的未来。”特伦蒂诺队教练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从技术上讲,我们正在谈论的是一场完全震撼的比赛,尽管没有人做任何违法的事情,但这种情况应该慎重考虑,蒂芙尼对结果的影响是巨大的,因为她是在和自己整个生命中都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的对手展开比拼,在两个月前,她所面对的球网要比现在高出十几厘米......”

意大利排球联赛主席莫罗·法布里斯也站在了蒂芙尼的对立面:“我希望意大利排球联合会和国际排联的人能够知道他们做了什么样的决定,我们应努力确保比赛规则的正确,现在的情况显然对任何一方都不公平。”尽管质疑声此起彼伏,但仍有一些人选择支持蒂芙尼:“现在蒂芙尼就是一名女性,所有对这一事实的怀疑意见是很不合适的。她已经通过一系列的治疗降低睾酮水平,同时增加女性荷尔蒙的含量已经导致肌肉质量和力量的下降,规则是明确的,她没有任何理由再受到指责。”

在意大利的经历对于蒂芙尼来说显然并不愉快,面对这种种质疑她选择了回到自己的国家,回到家庭怀抱。蒂芬妮出生在巴西的一个贫苦家庭,家中有7个孩子而她是最小的一个。从小她们就和母亲相依为命,她甚至不记得自己父亲的模样。小时候她就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女孩,她的母亲也一直将她当做女孩来养育,久而久之这让她的性取向出现了问题,以及在内心深处有了一个想成为女孩的梦想。

“在我刚做变性手术时我没有告诉我的家人,但现在我告诉了他们,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我爱护我,我从来没有遇到任何问题,无疑我拥有一个非常美好的家庭。”但回到家的蒂芙尼却有时会对母亲的不小心而感到懊恼,原因是她的母亲还总是叫她还是男人时罗德里戈的名字。“如果我喜欢以前的名字,我就不会改变了,我就会一直沿用这个名字,但是我真的不喜欢罗德里戈,因为它让我总是想起来我试图去隐藏起来的那个人,显然我的母亲目前还没有习惯我的新名字。”

回到巴西后的蒂芙尼很快在2017年年末出现在巴西联赛的赛场上,在首场比赛中她仍旧成为场上最强进攻点,首战就获得了MVP称号,赛后她激动地说:“我打男排时曾拿过2次MVP奖项,但这次是最难忘的。”曾经的巴西对变性人总是有着某种歧视,现在蒂芙尼却说:“他们只是把我看成是一个高大的女人,媒体上的人们都知道和尊重我,我们的国家日新月异,我正在得到更多的爱。”

巴西女排或将引进“变性人” 中国女排东京或遇难题

本想着在小型的联赛中打打比赛赚点钱就算了,但随着自己复出状态的提升以及巴西女排整体实力的减退,蒂芙尼竟然有机会入选巴西女排的国家队,对于这样的结果很多人表示难以理解。而一旦蒂芙尼进入到巴西国家队之中,中国女排也将面临着巴西女排严峻的挑战。

去年12月10日,蒂芙尼在巴西联赛第11轮中上演处子秀,首发上场得到15分。在随后上场的三场比赛中她共砍下了70分,平均每局得5分,初登巴超就已经超越巴西国手坦达拉(4.88分)成为巴西女超第一高效得分手。说到这很多球迷不免为我们的朱婷的一姐地位而担忧,朱婷在2017年5次夺冠4获MVP的表现让她成为名副其实的排坛一姐,而蒂芙尼的出现也将给会朱婷带来些许的冲击。作为曾经的男人蒂芙尼在身体素质上有着绝对的优势,蒂芬妮·阿布鲁变性之前摸高可以达到3米60,而我国名将朱婷的摸高是3米32,虽然蒂芙尼变性后身体素质有所下降,但蒂芬尼的力量和弹跳仍然十分出众。

在女子赛场蒂芙尼展现了强大的网口统治力,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她都能做到游刃有余。毕竟,在变性前摆在她面前的网带高度足有2.43米而现在的网高仅有2.24米,十几厘米的落差足以让她在对方拦网面前充分的炫技,而网前的蒂芙尼俨然成了对手噩梦的制造者。

从蒂芙尼的进攻位置上来看,她可以在二、四号位发起进攻,这样的能力储备将在巴西队伍中推动多种战术的运用,而她在队伍中的技术特点也直接对位中国女排中的张常宁,主攻和接应也都能胜任,但从弹跳以及进攻滞空能力上来看蒂芙尼还是要明显好于张常宁。

在进攻力量上蒂芙尼更是要强于一般女子选手,有媒体表示哪怕是世界女排最强的远动员在面对190以上的男选手时都将处于明显的劣势,尽管蒂芙尼做了变性手术,但相较于一般女性来说她仍具备一定的先天优势。在比赛中她可以多次通过造成打手出界的战术来得分,而她的球碰到对方拦网队员会崩出几米开外。除此之外,凭借多年的排球经验,蒂芙尼在比赛中也显示了强大的心理素质以及手法多样的进攻,迅速捕捉对方漏洞打掉结合已用的如火纯青。

巴西主帅引进变性人治朱婷?男排退役战女排也能行,塞门娅从此不孤单

如此威力十足的武器相信巴西主帅吉马良斯自然不愿错过,“蒂芙尼参加超级联赛是合法的,我认为她随巴西队出战完全没问题。”巴西主帅吉马良斯曾多次对媒体称,只要蒂芙尼的能力达到选拔标准,她完全可以加入自己的队伍,而蒂芙尼也希望自己能参加2020年的东京冬奥会,她表示:“我知道她在关注所有队员,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做好准备。”有媒体报道,蒂芙尼将有机会跟随吉马良斯参加2018年女排世锦赛。

巴西主帅引进变性人治朱婷?男排退役战女排也能行,塞门娅从此不孤单

作为上个奥运周期中国女排的苦主,巴西女排在里约奥运会后迎来新老换血,名将谢拉、法比亚娜、杰奎琳等名将均离开国家队,而年轻队员还尚未成熟,目前球队也仅靠娜塔莉亚一人苦苦支撑,国家队人才匮乏相信也是主教练吉马良斯急于招兵买马的重要原因所在。而在巴西,排球的普及程度非常高,他们拥有一大批排球素养出色的选手,他们在小球串联和保障环节均有这出色的基础,如今再引入重炮手蒂芙尼,这将会使巴西女排攻守兼备,整体实力再上一个台阶。

变性人参加国际赛事是否合理?

国际体坛对于变性人是否应该参加运动比赛一直争议不断,大家争议的重点普遍在于“公平”二字。目前的变性手术没有一个严格控制的标准,每一个变性人可能由于手术方式与程度的不同,在术后所呈现的身体素质也不同。

***“一个人以男子的身份这么久,体内的荷尔蒙和肌肉的感觉肯定和女性不一样,这种天然优势是不公平的。”

这是刚刚在上个月的举重世锦赛上,来自新西兰的劳蕾尔·哈伯德在取得女子90公斤以上级别抓举和总成绩两枚银牌之后被自己的队友给予的评价,尽管话语并不友好但也说明了劳蕾尔变性的事实,在这之前她曾是新西兰国内男子105公斤级举重纪录的保持者。随后,这种对于变性人的指责获得了更多网友的支持:“你如果训练了几十年然后被别人以一种不光彩的方式否决了你的努力,你也会如此。”

劳蕾尔·哈伯德

尽管在变性人的世界总是遭受很多的非议,但也有一些运动员依靠变性焕发新生的例子。原是泰国男子轻量级拳王的巴林亚,在1999年做了变性手术告别男儿身。告别拳坛的她先到一家夜总会做了一名普通的女演员,后来改名为侬度进入娱乐界,并四度参加泰国选美,三次当选泰国美后。

巴西主帅引进变性人治朱婷?男排退役战女排也能行,塞门娅从此不孤单

***“变性者遭到歧视和暴力行为的几率会更高”

首位在美国国家队中赢取一席之地的公开变性运动员克里斯·莫西尔在面对记者时开诚布公的说道:“变性者遇到歧视和暴力行为的几率会更高”。在国际体坛,男性变为女性是较为常见的现象,而女性变为男性并能取得不错的成绩却是屈指可数。莫西尔在4岁时察觉自己的性别认同(男性)与生理性别(女性)有些不相吻合,后来以女性运动员身份参赛的“铁人”实在感觉难以全身心投入比赛,从而开始接受变性手术。2015年,莫西尔在全美田径锦标赛中以1小时2分钟45秒48的成绩在铁人两项男子35-39岁组中取得第七名的成绩,一举证明自己的能力和价值。2016年,莫西尔代表美国队参加了里约奥运会铁人三项运动项目,也拿到了商业赞助。

巴西主帅引进变性人治朱婷?男排退役战女排也能行,塞门娅从此不孤单

莫西尔

不过,尽管克里斯·莫西尔实现了竞技与商业的双丰收,但在克里斯·莫西尔看来,世人的争议对于变性后的运动员是一种不公平。一名运动员能忍受手术之痛、世俗之厌去追求“更高、更快、更强”,国际体育组织及机构也必须遵循平等和人权的底线,尽可能保障他们参加比赛的人权,就好比我对你的观点一点也不认同,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针对变性人参加竞技比赛的争议,国际奥委会已经在官网上发布了相关指导方针,一方面变性运动员必须提供相关证明,以便他们能够顺利参加比赛,另一方面进一步放宽变性运动员的准入准则,表示“引入外科解剖学作为相关证明是没有必要的,而且有可能不利于立法和人权观念的发展。”国际奥委会能有如今的态度,除了变性人的运动成绩确实撼动了一些竞技规则,有关于人性化原则的探讨,也着实经历了近一个世纪的探讨。

巴西主帅引进变性人治朱婷?男排退役战女排也能行,塞门娅从此不孤单

瓦洛斯维奇

***一场贼喊捉贼的闹剧 在44年后落下帷幕

早在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女子百米比赛中,卫冕冠军、世界纪录保持者波兰选手斯坦尼斯洛娃·瓦洛斯维奇意外地输给了美国人海伦·斯蒂芬,后者更是打破了波兰选手之前创造的百米纪录。瓦洛斯维奇恼羞成怒,愤然指责斯蒂芬是男性。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在没有科学鉴定手段的那个年代,美国姑娘只好在裁判团面前脱光衣服,国际奥委会仔细“看”过后,最终承认了这场比赛的真实性。这场故事的高潮还没有来到。1980年,瓦洛斯维奇在美国克利夫兰的一家大型购物中心遭到意外枪击,不幸身亡,尸检报告显示:瓦洛斯维奇却拥有完整的男性外生殖器及含混的染色体。一场贼喊捉贼的闹剧,在44年后落下帷幕。

国际奥委会知道这个消息后也十分尴尬,因为早在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就宣布对所有女性运动员进行性别检查,主要采取对生殖器和第二性征(乳房、阴腋毛等)进行鉴定。后来为了保证鉴定的准确性,还发展成对女选手的染色体、DNA等进行鉴定。

卡戴珊继父布鲁斯变性 曾是奥运会全能冠军

1999年6月,国际奥委会宣布有条件地废止“所有参加奥运会的女运动员均须进行性别检查”这一规定,只有对个别运动员性别存在疑问时,才会采用医学人员的干预和评价。到2004年悉尼奥运会时,国际奥委会再进一步,允许变性人参加奥运比赛。同时为变性人提出三个要求,即完成了变性手术,本国政府已经承认他/她的性别,进行至少两年的激素治疗使得体内原本的性别激素作用已经清除,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原性别在运动项目上的优势。

就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之前,关于变性运动员的限制被进一步放宽。在新规则下,只要变性运动员接受了不少于一年的激素治疗,达到了相应的激素标准,就可以以变更后的性别参加比赛。对于这种转变,国际奥委会医学主任巴吉特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我认为许多政府没有权利去定义变性人,我们应当给他们足够的自信会推行相关条例。”

虽然国际准则已经对变性运动员放宽,但是世俗的观念还需要时间改变,而对于变性人来说,哪怕世人一遍遍的喋喋不休让他们哀愁,他们也只能用体育场上越过的一次次山丘证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