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爱球网 >> 足球 >> 国内足球 >> 国足

袋鼠军团打进世界杯已略显吃力 拯救澳大利亚靠他?

2018-01-12  来源: 爱球网 www.24iq.com 点击:647

澳大利亚打进世界杯决赛圈

澳大利亚打进世界杯决赛圈

昨天晚上U23亚洲杯,澳大利亚3-1战胜叙利亚,取得开门红,今天就聊聊澳大利亚足球青训,这要从去年十月世预赛附加赛说起。靠着老将卡希尔的两个进球,澳大利亚惊险地在次回合战胜叙利亚,一个月后他们又主场战胜洪都拉斯取得世界杯决赛圈资格。前两届世界杯预选赛,澳大利亚都很轻松地拿到入场券,但现在退步明显,踢叙利亚都很吃力。

他们加入亚足联是2005年。2006年世界杯的预选赛,他们淘汰了南美的乌拉圭队,进军德国,之后他们就不再参加大洋洲的预选赛了。这么做是痛定思痛,大洋洲太小,只有半个席位,作为大洋洲的老大,澳大利亚不得不经常跟其他大洲的球队打附加赛,有几次惨痛经历,1994年世界杯,他们输给南美的阿根廷,1998年,他们输给亚洲的伊朗,2002年,他们又输给南美的乌拉圭,于是,澳大利亚足协在2005年3月,正式加入了亚足联。之后的2010年和2014年世界杯预选赛,他们都轻松晋级,那批球星还在,但是到了现在,只有卡希尔还在阵中。

澳大利亚足球的衰落,直接原因是球员能力下降。黄金一代退场后,新人接不上班。在20世纪初,澳大利亚足球逐渐步入鼎盛期。2006年世界杯时,澳大利亚的23名国脚,只有3人来自国内联赛,即比彻姆、汤普森和米利甘,其中米利甘出生于1985年,坚持到现在,踢了同叙利亚的附加赛;其余的20名球员,全部在欧洲效力,科威尔、维杜卡和布雷西亚诺等人,都在欧洲顶级联赛闯出了名堂。当时他们还有多名克罗地亚后裔的国脚,小组赛他们2-2战平克罗地亚,媒体说这是克罗地亚一队跟克罗地亚二队之间的比赛,澳大利亚首发的门将卡拉奇、中场丘利纳、前锋维杜卡,都是克罗地亚后裔,替补登场的布雷西亚诺,父亲是意大利人,母亲是克罗地亚人,而对面克罗地亚的后卫西穆尼奇,是在澳大利亚长大,成年后选择为克罗地亚出战。

在澳大利亚足坛,来自克罗地亚的移民非常活跃,出了很多国脚和职业球员,大名鼎鼎的悉尼联队,从前不叫这个名,叫悉尼克罗地亚人队,光是这个队,就贡献了约50名国脚,其中大多数是克罗地亚后裔。克罗地亚人喜欢踢足球,而其他澳大利亚人,尤其是英国人的后裔,对足球不怎么热衷,喜欢橄榄球。此外,克罗地亚后裔的兴起,也受到了两位前南教练的影响。

拉西奇(中)

在2006年之前,澳大利亚只参加了一次世界杯,就是在1974年去了西德,主教练是波黑人拉西奇,他在26岁时移民到澳大利亚,1970年,他只有34岁,就是开始执教澳大利亚国家队,而且带队打入世界杯,他对澳大利亚足球有深远影响。现在大家一提起澳大利亚足球,常常想起442、英式踢法、高举高打、大刀阔斧、体格强悍,想到的是这些词,他们给人的印象就是如此。其实他们不是一直这么踢,拉西奇执教的时候,踢法就有一点南斯拉夫足球的印记,比如后防线设自由人。澳大利亚队的转型,朝英式足球转变,应该是从1974年世界杯结束后开始的,澳大利亚足协用英国教练布莱恩·格林取代了拉西奇。澳大利亚毕竟是讲英语的英联邦国家,政治、文化和足球,都是英国人后裔占据主导地位,有意无意地排外。包括拉西奇自己在内,很多人认为,这次换帅的根本原因在于拉西奇是个“外人”,他没有被看作真正的澳大利亚人,拉西奇有些不甘心,他说:“我做得比谁都好,但是他们不让我接着干了。我是忠诚的澳大利亚人,教过球员怎么唱国歌。”

不算救火教练的话,从英国教练格林开始,到1998年上任的维纳布尔斯为止,一共有7位教练执教澳大利亚国家队,其中三个是英格兰人,一个是苏格兰人,但执教时间最长的是前南教练阿洛克,他出生在塞尔维亚,是匈牙利后裔,1969年来到澳大利亚执教,先在联赛中拿了冠军,然后从1983年到1989年,他一直执教澳大利亚队。他自己能表现出爱国激情——这大概是吸取了拉西奇的教训,也能激发出队员的士气,非常受爱戴。澳大利亚足球跟英格兰交流不少,阿洛克执教的时候,博比·罗布森执教的英格兰队来澳大利亚访问,老罗布森不知道是太自大还是太体贴,赛前他跟阿洛克说,你别担心,我已经跟你们的足协主席谈好了,我答应了,我们最多进5个球。阿洛克很恼火,对老罗布森爆了粗口,说“fuck off”,两队踢了3场,澳大利亚两平一负,输的那场阿洛克多年后仍耿耿于怀,说那个进球不应该算。离开国家队后,阿洛克一直在澳大利亚执教,退休后仍关心澳大利亚足球,2010年世界杯的时候,跟德国队的比赛前,他曾指出澳大利亚队后防线的缺点,对球迷讲了自己的建议,但球队没有采纳,估计也没有听到他的建议,0-4输给德国队,随后对加纳的比赛,澳大利亚球迷打出条幅,“让阿洛克回来吧!”

阿洛克

拉西奇和阿洛克,还有那些克罗地亚后裔的球员,都对澳大利亚足球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就整体足球风格而言,澳大利亚足球更接近英式足球,受益于语言优势,很多澳大利亚球员登陆英超等欧洲联赛,他们中有的具有双重国籍,2006年世界杯的澳大利亚国脚,有11人在英超效力,但英超的商业开发一直领先,转播收入越来越高,中下游球队也开始从世界各地引进球星,澳大利亚球员本身水拉西奇和阿洛克,还有那些克罗地亚后裔的球员,都对澳大利亚足球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就整体足球风格而言,澳大利亚足球更接近英式足球,受益于语言优势,很多澳大利亚球员登陆英超等欧洲联赛,他们中有的具有双重国籍,2006年世界杯的澳大利亚国脚,有11人在英超效力,但英超的商业开发一直领先,转播收入越来越高,中下游球队也开始从世界各地引进球星,澳大利亚球员本身水准在下降,面临的竞争也更激烈。本赛季的英超,只有3个澳大利亚球员,伯恩茅斯的后卫布拉德·史密斯,布莱顿门将马修·瑞安,还有哈德斯菲尔德中场穆伊,都是在中下游球队。

澳大利亚足球一直在摸索,他们早就开始了转型,选择的学习对象是荷兰,但是有些消化不良,青少年队伍的成绩反而退步了。他们在2009年5月开始荷兰化,足协颁布了国家级的训练大纲,从上到下,都踢433阵型,想为青训打下基础。但是,他们加入亚足联后,参加了14项未成年赛事的亚洲区预选赛,只有6次成功了,去年的世青赛他们就缺席了,已经连续缺席3次,想当年,他们在2003年世青赛上赢了巴西。从2012年到2016年,他们的国青队教练一直是奥库,奥库说,自己执教国青队后发现,有天赋的球员越来越少,为此不得不召入一些年龄更小的球员,他还说,在亚洲遇到的对手,技术通常比澳大利亚球员好,澳大利亚球员缺乏真正的技术和足球文化。

澳大利亚U23国家队主帅米利契奇

从青少年球队的成绩来看,澳大利亚足球还会蛰伏一段,而国青队教练奥库的言论说明,澳大利亚还在寻找自我,还有形成属于自己的鲜明风格。在这个过程中,克罗地亚人能发挥一些作用,前国脚卡拉奇和波波维奇都是悉尼联队出来的,而他们的儿子,目前也在这个俱乐部的少年队,至少在现阶段,荷兰足球的那一套有些水土不服,那就看看这些克罗地亚后裔的新人,看他们能不能继承前辈的光荣传统。